人生的规划

Table of Contents

一个人要如何决定将来从事什么行业再细到去哪家机构任职?这个说不准的。幸好,我的近期经历使这一切有了初步的答案……

反省

我曾经觉得读研却不喜欢做科研的人很奇怪。在本科临近毕业时有认识一个学姐,她的主要方向应该是图形学(CAD&CG),但是她在实验室的研一生活很多都是读小说, 基本上每天读一本,然后写读书笔记,因为她喜欢啊。若是碰上了我正好看过的,我就会评论一番,有时候在微博里能聊上十几条关于被讨论的书。她表示过她不喜欢在实验室成天科研,这样的生活了无趣味。我当时没法理解,难道科研不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吗?为什么有些人要读专硕而不读学硕不读博呢?为什么要去工作,而不选择自由自在地做研究呢?后来发现这是我当时被对科研的盲目激情和一无所知而冲昏了头脑,那时看起科研来觉得一定好吃,现在初尝了滋味,那是什么感觉呢?我也说不清道不明,但是盖头被揭开的新娘总没原先好看,比如我发现做科研并不一定会快乐,也不能保证自由。学姐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自己的微博,想必研二的时光是在老板的push下度过,应该正在为发文章烦恼吧。我希望她一切都好。

我曾经以为我会成为一个计算机科学家,能够写出具有人文关怀的代码(link),与世界上的研究者们探索一些在计算机领域具有挑战性的难题。后来我发现,教授是我不愿意从事的职业。为了成为一名教授,

需要大量的时间投入到科研里。
科研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不要用“做任何工作都需要自己内心很强大”来抬杠谢谢),能够合理安排自己的科研与休闲,否则面对无休止的deadline,自己的生活会被科研所淹没,成为一周无休的人,在生活上稍微有点松懈就产生了负罪感,这样的压力如影随形地伴随在内心不够强大的硕士生博士生身边,包括我自己。我自控力是不大够的,我也不够强大。以前的我能够接受成为一个工作狂,毕竟谁会不喜欢学习和编程呢?但是近期我发现,1)科研并不完全等同于学习和编程,而我充满求知欲,对计算机、物理、数学都统统感兴趣,恨不得把本科生乃至研究生水平的这些知识都学个遍。管他们有什么应用价值呢,只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有意思的。爬山集邮有应用价值吗?但就是有人乐意做,仅仅是因为他们喜欢罢了。而我喜欢看书,文学、历史、哲学小说各方面,逛书店的时候我能买好多本,看不看则是另一回事。我为什么不去追寻这些我喜欢的东西呢?我喜欢解决问题,给定一个问题,告诉我输入是什么输出是什么,我就有兴趣去挑战它。但是我不喜欢定义问题。有一种做研究的方式是这样的,先尝试把问题定义清楚,然后想做法,对传统的方法稍加改动可能就是创新的解法。如果解不出来好结果的话,轻微地改变一下问题的定义,最后终于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与此相比,我更喜欢被给定一个问题,我拥有能力(或者通过学习相应的知识)来判断这个问题有没有意思有没有用,用什么方法解,能不能通过研究这个问题本身的属性从而找到新方法做的更好。让敏锐的人发现具有解决价值的重要问题,我就偷偷懒直接去挑战它就好了。2)科研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在生活中,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我要骗一个称心如意的女朋友回家给奶奶看,我要读完村上春树的新书,我要给田地里的稻穗除除虫,我要只身打码过草原,除了打码我还要打牌,逛街吃饭看电影都很好玩啊,可是一个人哪来那么多时间?我只好不打牌不打电子游戏了。总之我要多吃点苦头,好让我的生活完整。近期可能社会生活过得有点多,已经有玩物丧志的征兆。唔,提防一下。或许我这般心态会被未来一段时间里集中精力的科研生活改变。
需要大量的时间浪费到科研里。
首先,对于能力不强的我而言,做科研的时候时常会迷失方向,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跟导师布置的扯不上关系。或许我需要改变,但这确实是我浪费了自己和导师的时间。“浪费”一词会让人不高兴,但是科研领域是具有噪音的,并不是每一篇文章都具有价值,他们大多数会被历史淘汰。而科研工作者为了跟进时代潮流,需要阅读许多并无大用的文章,然后试图发掘其中的价值。有经验的研究人员看的很快,就像看每日新闻一样。这种行为类似于看报纸,更加糟糕的比喻是鉴黄师。鉴黄师只是随即想到的比方,只能证明我很黄,没法说明别的事情。需要解释一番的是,我并非主张科研无用论。我自认为是浙大的叛徒,但永远铭记着校歌的教诲,“无曰已是,无曰遂真”,即永远不要说已经穷尽了真理。比方说,我会相信通用自动驾驶技术(L5)会有成功的时候,那时就会像是莱特兄弟造出飞机一样(因为说不可能的话准会被其他人打死:你他妈怎么知道几百几千年后不可能),全世界的人都将被震惊。这需要持久的科研探索,谁也说不准要多久。我没有崇高的理想,绝不会花这番苦功夫在这上头。
所以需要放弃其它的很多。
如上所述,我现在二十二点五岁,有很多想吃想爱的欲望,每一个都要来一遍。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又是有限的,为此我选择放弃耗时耗力的科研。“无曰已是,无曰遂真”的下一句是“靡革匪因,靡故匪新”。可能是因为是一个旧旧的人的缘故吧,我要的是靡故匪新:去学习已有的知识(数学、物理……),看著名的文学作品,在此基础上探索自己的想法。这样做的好处是,这些知识都是几百年来去芜存菁的产物,不需要去当鉴黄师:最有意思最有用的东西都写在书里了,你看那两个姓王的(王小波、王尔德)写的多好,有什么理由不去看呢?学习已有的知识不是科研,但胜似科研。搞科研强调创新,我做毕业设计的时候扪心自问:我做了哪些创新呢?我的答案是,做毕设之前很多东西我不会,做的过程中我在学,做完了我学会了,这就是创新呀。我的脑子里多了新的东西,是在项目需求的限制下和书籍作者的指导下完成的。这和给定一个项目,在导师的指导下完成有什么区别呢?导师给的项目或自己想的项目可能没有现成的做法,而书里面的项目却有,为了使它们一致,需要采取一种类似于掩耳盗铃的做法:书里的解法你别看就是了,自己想!这种“创新”于人类社会没有益处,但这个理由足以安慰我自己:我所学所做的首先是我喜欢的,其次又具有一定的创新性,真好!这种做法在计算机界俗称“造轮子”,我的意思是说,我就想看看书造造轮子,不搞科研创新了。
需要去push自己的学生。
有哪个善良的人愿意去逼自己的学生干活呢?但是为了评职称,为了得到终身教授的承诺,或者为了在学术上有所建树,助理教授们不得不学着去当一个管理者,管理和督促自己的学生实现自己的科研想法。这样一来,研究生学校开玩笑地把导师称为老板,但我觉得这样不好。我不是说老师不该push学生,而是基于如下理由。大多数初进研究生学校的学生在心理上仍然认为自己是学生(实际上本就是),没有把在实验室看paper敲代码认作是自己的本职工作,想享受作为学生的自由,如同本科生那样。这种认知误差和导师交代任务的行为形成冲突,导致师生关系紧张,学生心里承受着来自老板的压力,教授对学生的工作不称心,可谓是两败俱伤。精明的教授会预先给新入学的学生做好这样的思想工作,或者做一做思想皮试,看看这个学生有没有准备好。由于这是研究生们普遍的心理现象,所以如果让我当教授,我舍不得去逼他们干活:他们都还是学生,也还没有准备好,为什么不让他们自由一点呢?让他们进入社会再挨锤罢……所以我还是不当教授了罢……

但现在,我终于可以说我想明白了自己愿意走的路。正如小波所说的一样,我仍然热爱科学,但是不再从事研究工作。

这样一来,我得以有机会去追求其它事情。想写代码可以吗?一台联网的笔记本(+GPU?)就已经足够。想看书又有何难?在网上购置一个书架和一些钟意的书籍,使劲读就是了,好书反正一辈子也看不完。想写作又有何难呢?泡一杯下午茶放旁边,在键盘上敲敲敲就行了。还有很多的其它事情……执行它们又有何难呢?当然,这一切应当在自己的业余时间进行……正因为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业余时间的界定是不明确的,不像上班一样周末就绝对是自己的时间。我还是不要从事科研工作罢……

这样一来,我就得到了来自我自己的心理安慰和人生指导,有了这样的安慰后我就不会迷茫和紧张。现阶段我会努力科研,为以后的生活做准备。我的放松的心让我有闲情去看生活,观察生活中的科技元素,思考它们如何被设计,如何运作,如何为人们的日常生活提供助益。这样看待世界的角度在以前是没有过的。

工作

人总归是要靠工作来挣点钻戒奶粉酒水逛窑子钱。我想呢,研究生或博士毕业后至少找个体面的工作以至于谋生,在努力之下说不定再有新的际遇,跳槽升职加薪创业之类的。要求的话无外乎两点,要么给钱多,要么这个工作有意思,要么都满足。给钱多就意味着要挨锤,这是在预计之中的,做了提前的思想预防就会不痛不痒。有意思的工作指不定会钱少,我暂时还是不做吧:周末可以做的有意思的事多着呢!这样子,工作就自动地帮我把生活切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赚钱赚钱挨锤挨锤,另一部分是寻找真知和有趣,前一部分是后一部分的基础,出卖一点自己的劳动力来换取绝对的有限的自由。这样我也就省了心,至少不必再为今天做什么而忧愁。在挨锤的过程中应该能锻炼我的内心,让我老实点,不再心高气傲,在思想和行为方式上磨练到成熟之后,如果没有读博的话,或许会再考虑读博和科研事宜。

业余生活

工作是一成不变地完成任务,业余生活应当更丰富多彩才是。

编程

编程的乐趣之一是实现预期的功能,其次是写出具有人文关怀的代码。对于“人文关怀”一词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语言来解释,诸君读者可先意会一下。我会造造轮子,参与到github里的开源项目中去,成为一个自由的黑客。

写作

我这辈子计划写两到三本书。第一本

讲编程,
它会涵盖编译器、图形学、操作系统、数据库等(乃至更多,具体内容取决于十年后计算机领域的形势)计算机基础领域的编程问题,其实也就是编程问题。这本书的思路并非讲解知识,而是在建立基本的概念后提出问题,读者负责用代码给出所有的答案,每个问题会控制在100行代码以内(除去框架代码外)。这样一来,书就不会很厚,预修知识也不必很多,只要会写函数、循环和使用链表就可以了。前面的造轮子任务也是和这个有机结合的,造轮子得到的代码框架会为这本书的所有问题提供基础。另外一本是难度要大一点的
专业书。
在工作中我会获得一些技术经验,我相信它们有价值,由此形成的书籍也该具有价值才是。由于我从事的工作尚未确定,本书内容暂时无从谈起。第三本是
故事书。
在这些年的生活中,我的脑海里积累了一些奇景,在偶然的梦里我的大脑会重复播放某些奇特的画面,它们使我感到惊讶和震撼。有些场景源自于平日的生活,我跟当事人回忆此情景时,他们都觉得不足挂齿,我却觉得其中蕴含着一种大美,奇妙不可言。如何把这番美用恰当的语言描述出来,如何想象和发现更多的奇景,如何把这些场景嵌在一个有趣的故事里是我今后会尝试去思考的问题。这本书的写作进度不会很快,它有赖于我用心地去观察生活。

这三本书或许就是三十年吧?毕竟是业余选手嘛。

玩乐

编程和写作是长期的计划,而玩乐的话则时随着兴之所致,诸如电影院最近有没有放好看的电影呀,今晚做辣椒炒肉放几勺盐呀?那个可爱女孩追得追不得呀,早上五点钟的街道适不适合晨跑呀,今晚月亮圆不圆呀之类的。

现实

似乎我过于乐观了。昨天有一个年薪50万的中产阶级写文章透露说自己在深圳买不起房。我这个半吊子一年能赚多少钱呢?我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呀!计划是这样,走一步看一步喽。